中文版 | English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彩文摘

新闻中心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鹰之声》
精彩文摘
《鹰之声》投稿

车间实习总结

     更新时间:2007-09-07      点击数: 收藏此页

     很难说清时间的河流市以何种方式在流淌,经过20几天的入职培训之后七天的车间实习竟也这么快就过去了。以至我在提笔写这份实习总结的时候总有些恍惚:真的已经一周了?真的已经结束了?而新的一周来临我又将面对怎样的工作呢。。。。。。无风的黄昏,我的目光穿过窗子,那些对于未知的将来的呼唤一直向远方绵延,没有回音。
     还记得那天主任领了我们七个人进到五车间,好像就从生产线到车间办公室来回走了几圈,七天就结束了。然而仔细回想,这七天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我们车间是抛光砖生产车间,穿上长袖长裤,戴上帽子口罩,每天全副武装地去参观生产流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辛苦。入眼皆是新奇,那些粘土,石块怎么就变成了光滑,平整的瓷砖?于是兴致勃勃从布料到压制成型,干燥,素烧,风冷,刮平,介边,抛光到质检,一项项仔细观摩。
     如果不到生产线上,就不会理解厂歌中“火与情,汗与土”一句中包含的分量。在生产线上,土是主旋律,从最初大块大块的土块到后来的土粒和粉尘,再到压机系统上压制成型,土从最初的不规则成为规则,由最初的分散凝聚成一块块瓷砖的原型,魔术般的变化总能令人惊叹。
     这些模型经过干燥就会进入窑炉,在这之前,它们是脆弱的,你用力一按也许就会产生一块废品,它们只是看起来像是瓷砖但还不是,不光是硬度甚至它们的尺寸也是不合规格的。我们的生产线生产的是600*600的瓷砖。但按詹主任介绍,在压制成型时它们的规格大致在615*615左右,这之间的差距将在后面的工序中被打磨掉。
     瓷砖在窑炉里行走是看不到的,只由经过煅烧的瓷砖模型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瓷砖,只有在窑炉里走过一遭它才能真正具备瓷砖的性质,之前的粉碎,成型等只是物理变化,是量变,只有烧过的砖才达到了质变,才具备硬度。看瓷砖的形成过程就如同读一篇做人的哲学:吸纳自己需要的知识,把它们凝聚融合,使自己具备成功的形态,但必须经过生活的烈火煅烧,我们才能真正明白人生的真谛。从而放下自己的骄傲让社会把我们身上多出的那小个点打磨去,使我们真正成为建筑起社会大厦的一块光滑适用的瓷砖。
     出了窑炉,瓷砖要走长长的一段路让风使其自然冷却以便在后面的工序中不会遇水断裂。然后粗介,刮平,粗抛,精介,要经过一系列工序才能作为成品,接受质检的检验。在这个过程中,由百分之十几的砖会产生崩角,裂边,有划痕,色差等问题从而被淘汰掉。
     说起这个我不得不佩服生产线上师傅们的功力。精抛之后,会有一位师傅观察砖的表面缺陷,几只灯管,一双肉眼,居然由将近一半的次品砖是从这里被发发现的。实习的七天里我几乎每天都花一个小时在这里观察,但是到最后,那些被师傅搬下流水线的砖还是有三分之二我说不上它们的缺陷在哪里。问师傅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他就能指出这块砖和其他砖的不同,问他为什么我看不出来,他憨憨一笑:“我刚来的时候也看不出来。”
     七天的实习中我们常常会和生产线的师傅们聊天,问他们很多问题,每个师傅都会很耐心,详细地为我们解释,那带着广东味道的普通话在机器轰鸣中总是显得那么亲切和热情。
     就是在和他们的交谈中我知道了E优和D优的区别,知道了抛光机压力在2公斤左右,每分钟转300转,知道了素胚的烧成温度是1220C左右,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规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那些师傅也许没有很高的学历,但是他们对陶瓷的理解远比我们深刻。
     在机器的喧器里结束了车间的实习,生命因有这七天而多出了一些不同的东西。又是一个无风的黄昏,收回我愿望的目光,看好脚下的路,拥着一颗对各位师傅感恩的心,祝愿大家都能一路走好!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