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English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彩文摘

新闻中心

企业新闻
行业新闻
《鹰之声》
精彩文摘
《鹰之声》投稿

泥人“张生”

     更新时间:2007-07-03      点击数: 收藏此页

     艺术馆的游人经过泥人展台的时候,都会仔细的驻足观看通体洁白的张生,张生是他的名字,艺术家在创造他的时候给他全身涂了层石灰。白张生的儒雅之气和与众不同的外表让他在泥人堆中特别受欢迎。  
     直到有一天有个小女孩来到艺术馆,她认真的观看每一件艺术品,好象会有什么遗漏似的。来到张生的橱柜前,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隔着玻璃轻轻的抚摩着他的鼻子和眼睛,“要是我的娃娃有这么好看就好了!”张生的泥心一霎那间跳动了,能够做小女孩的娃娃会是多么美妙的人生。寒暑交替,昼伏夜出,张生的心里始终惦记那个小女孩。某个岁末,艺术馆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火灾,人们都忙着抢救贵重的艺术品,一个清洁工很喜欢泥人,在混乱中将张生藏进了自己的口袋。       
     从此,张生就被放在清洁工家不大的书柜中。周围都是唐诗宋词相伴。清洁工有个得了麻痹症的孩子,每天都要翻开书本大声的朗读。诗人乘着船在高山深涧中穿行,边塞的疾风呼拉拉的吹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马儿的鬃毛豪放的随风招展,又有雨水顺着青翠的竹叶滴落到才发芽的嫩笋尖上。张生想,要是把这些美妙的诗歌带给那个小女孩,她会不会很高兴呢?小女孩的世界会是多么纯净的世界,和泉水一样,和夹着花香的空气一样。没多久,清洁工的亲戚带着小孩拜访他,看到了白张生,哭闹着要带回家,张生又开始了他的旅程。他的面孔没有先前白净了,眉毛也掉了一块。小孩子没过多久就把他扔到了不知名的角落。张生愈发的想念起小女孩,如果能做他的洋娃娃会多么幸福啊。      
     清洁工的亲戚在清扫房间时发现了张生,他叹了口气,“这孩子,什么都是三分钟热情,多好看的泥人!”他将张生重新摆放在茶几上。他是教师,学生都很喜欢他,因为他常常帮助贫穷的学生。快到学期末了,因为要考试,有学生到他家请教问题的,都会看到张生。有个女学生对老师说,“能送给我吗?我小时候看过泥人展,见过和这个一样的泥人,心里很喜欢,可是没有地方能买到!”老师很喜欢这个勤奋的孩子,“这泥人也是朋友送我的,既然喜欢就拿去吧!”    
     张生被这个欢天喜地的女学生带回了宿舍,可惜他们都认不出对方了。女学生把他和洋娃娃都摆放在靠窗的位置,她每天做完功课都会先亲亲洋娃娃,然后用很亲切的目光问候张生,张生被这亲切的目光感动了。然后,女学生没在的时候,听到宿舍的其他人议论说女学生新交了个男朋友,然后又有传闻说女孩子怀孕了之类的话,后来又有人恶作剧的给张生添了两道粗粗的胡须。张生看到女学生的目光不像以前那么单纯,充满了压抑和沉重。有一天,女学生拿出化妆用的工具,给张生细细的画上眉毛,然后补上粉,将那两道胡须掩盖起来。画完妆后,女学生将他捧在手心。“小泥人啊小泥人,长大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你可以永远都陪着我吗?”张生的心似乎破碎了。
     最后一次,张生听到女学生自杀了,从一座古老的石桥跳下去的。那天也下起了大雨,窗户没有关上,整个宿舍都被雨水打湿了,张生的泥身被雨水冲刷,很快变成泥水,在墙壁上留下一道浑浊的痕迹。 
     张生在最后一次还和女学生一起看了相册,有张照片上的小女孩,站在展览馆的大门前快乐 的微笑着!夏天就快到了,下雨吧,多好的雨!
                                                                                  袁定文
关键字: